青空下....

我现在还是仙后. 我很庆幸我还能这么自由地喜欢他们.

« 2017年11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MJ與允浩

MJ的事落實下來后,我才松下了繃緊了一周的神經。

又有種堅持下來是對的,這樣的感慨。雖然這中間有著欺騙。

總會想這樣的自己是不對的,不過除了這樣,又沒有辦法按自己的想法繼續下去,不想遺憾,所以變得義無反顧了。

一周前得到消息,折子銷戶了,而且也只能通過中介來運作,就已經完全處於放棄的邊緣了。

但是還是硬著頭皮想,試過了,實在不行再放棄吧!!!

不知道這裏面有沒有小優的原因在。她說過,個個都說去看她,結果都是空歡喜一場。想到她說的話,就開始變得很不甘心。開始想著要怎么捏造怎么瞞天過海。

看著允浩之前在綜藝中跳的MJ的舞,想起前陣子在電腦城里看到他的這段視頻赫然在一部新型觸屏顯示器的媒體庫里,我還把他的幾個視頻都放了遍來看,當時就是沒來由地自豪。想以這樣的心情來看這次的MJ。

估計中介的大媽看著我的行程單,在心裡感慨現在的年輕人亂花錢不知道生活艱難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漫博会碎碎念

好久没更新了呢,一是因为懒,二是因为实在没什么特别可记的,天天流水帐也只是浪费时间嘛~

不知不觉就到了2010年了,如果说有那么点特别,就是12月30日晚上的漫博会晚会和今天去看漫博会的一些事。

30日晚上的漫博会有意思与否,其实跟内容无关,只是单纯地有这么一个活动存在,觉得有点期待罢了。宁蔚说有个开幕式,听说有CCTV主持还有一队韩国组合来,想去看看,我才特地查了下时间。可是查时间时却发现宁蔚说的韩国组合,倒是有点意思。没想到原定的是SJ-M,但是因为韩庚向公司提出解约而换成了Henry和张力尹的临时组合来表演。如果不是这么查,我还真不知道原来SJ也面临神起一样的局面。也是,同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有人先提了,如果咱们神起成功了,后面的组合再起诉,审判结果当然会参照前面的了。觉得我去那晚会,纯粹是想看SM公司怎么丢人的。

不过咱东莞办晚会,真是件大事吧,对于新莞人们来说。当天晚上我跟宁蔚到会展中心后才知道地点是在不远处的广场。虽然不是隔很远,可是步行过去,过马路时走错了一边,到行政中心对面才知道原来是在行政中心广场办,绕过一个路口,就是N远了。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多,不得不说咱们东莞就是新莞人太多。表演会场用栏杆围了起来,栏杆外面围了厚厚的一层人。如果不是看过咱神起演唱会的盛况,一定会吓到。之所以围起来,不用说是因为进场要买门票。原价票200,连黄牛的50我也觉得贵了。毕竟好不好看,不是用围观的人多少来衡量的。还在外面转着,就开场了,大头喜羊羊出来了,但是还没看清楚,张力尹他们那组合就登场了,也没看清楚,就结束了。后面的歌舞连大屏幕都不播,那毕竟我不是我的菜,来凑热闹已经凑够了,我直接死心打道回府了。

元旦假期第一天睡到下午五点多,第二天睡到中午,第三天被妈吵醒了,在房间磨了快两小时才跟弟弟动身去会展中心。来的都是小孩。。以及陪同的父母们。唉,也是,咱国内的动漫,诸如喜羊羊与大灰狼,再成功,也只是小孩的菜。不过办得这么热闹,也算是成功了。虽然,热闹的仍然是新莞人。我跟弟弟在周边区先逛了一圈,才买票进场。事实不管是周边区还是漫博会现场,也就是凑凑热闹,看看罢了。唯一的物质上的斩获,是弟弟买了几张卡贴,而我对一手写板商家的产品感兴趣。

说真的,一直想用电脑玩手绘了,可是之前在网上查过,看到的不是过千的高端,就是小孩子玩的那种,就搁下了,现在再看到,总算是有点盼头了。不管是不是混那一行,总是想让自己的日子过得不会那么无聊的嘛,趁还没结婚。
等会就按那介绍好好查一下那家的手写板,败一个回来,嘿~~

唢呐与萨克斯——匪夷所思的音乐组合

正如标题一样,匪夷所思。

其实我对音乐知之不多,只是因为票便宜陪朋友去听一下。唢呐是看过相关的文字却未闻其声的乐器,还是有一点好奇。

如郭雅志所说,这两种乐器组合的音乐是全世界首次演出,毕竟这两种乐器八竿子打不上,几乎是完全联想不到一块去。不过,音乐是很奇妙的东西,初次尝试出来的效果也不差,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Mr.郭很厉害。他自己说,共使用了14种乐器(包括口技)。在音乐界,他算是通才吗?

没听过现场音乐会,这是第一次,其实,听的时候不知不觉会想很多,比如一些与音乐有关的电视剧(我是有那么一点肤浅,只想起这些= =),想里面角色相互间对音乐或者是通过音乐对个人的了解。毕竟除了耳朵外,其他器官都是空闲的,自然而然会乱想。听音乐时会想很多也会想表达很多,各种感觉奔涌上来,可是,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时才觉得自己的语言造诣何其低。

音乐,很难用语言向别人表达。除了用音乐本身的方式。至少我是个词穷的家伙。

中外乐器合作,挺新鲜的一事。其实中国有好多乐器,中国古人已经利用各种乐器本身音色的特点来进行创作,出来很多流传千年的好作品,可是,也许慢慢地这些会消亡吧,因为传承要面临的各种现实问题。我是觉得,一个人比如Mr.郭学了那么多种,那会不会并不是太精呢?可是,也只有这种人,才能让音乐进入更多人的耳域,也许精不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音乐的流传,乐器使用方法的流传。这么想着,让我们知道这么多乐器,很好!让更多外国人接触到中国的这些特色的乐器特色的音乐,很好!!

原来,习惯真是可怕的事情!

好久好久没上Q跟其他人哈啦了。尽管不是完全没上过,只是,上去的时间改成了完全的半夜无人的时候。这样做之后,我完全地只是闭门爱神起了= = 每天习惯性地去家族视频区逛一圈,把视频拉走后也没看,就忙着整理视频。日子就这样子过了很久。我真没想过原来我可以这么容易就变回原来那样子。或者,我从来就没变过?

然后,最近神起消息视频相对少了很多,我不知道怎么的,为了把硬盘里非神起的视频凑够数,好腾点空间出来,在EMULE里挖东西,然后突然想起以前想找的电影以前想看的漫画,就去找,然后一不小心又发现很多喜欢的演员的其他电影其他喜欢的题材其他曾经想过要下当时没找着却并没有真的遗忘的东西。反正因为原来网速还有在校园网内下载途径方面的限制而没有得到的,现在突然发现原来已经不再是问题了。所以突然就疯了似的找了几天下了几天。然后很不幸地在一个站看到N多FTP直下地址,就这样,用了N天做着同样的事。MS在喜欢神起前,在网上最常做的就是这个动作来着= = 只是喜欢神起后,发现我遗忘了很多其他的事情。虽然并不后悔,不过去补回来的心态还是存在。

脱离了其他人,丢下了要做的事情N久后,终于,在前天,心里开始闷得慌,就是突然的觉得自己变得陌生了。原来想要做的事,当初信誓旦旦地说给别人听,现在自己想起来,想做的心没有消失过,但却完全没有行动起来。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好可怕,为什么把自己推向这种境地?可是这么想的,也就只有那一个晚上。

考试在即了。我又开始在想着“考完试我要干嘛干嘛”。好像这就是我的习惯,可是真正考完试,都没怎么做过的。

我害怕我会完全进入现实的角色而开始忘了我曾经想要的。

我也害怕我会完全脱离现实的角色而开始变成总想着不现实的事情的人。

其实我什么都害怕,所以,就变成了现在什么都不是的状态了。结果,真的什么都没做成。然后,这样子慢慢地让日子流淌过去了,把现在这种不知所谓的状态习以为然了,那么,我的人生,大概也就那样子了……

我真的害怕自己那种习惯性的行为习惯性的心态。其实真想摆脱现在陷入的泥沼,有哪怕一丁点突破性地改变。一成不变地把日子过下去真的很可怕……

考试……好像没多少天了,还不足以把我要看的都看一遍,可是又觉得这段备考的日子挺长的。果然是太久没考试,记不起来备考的感觉。

也许,对我来说,这次的考试只是又一次的逃避。也许别人不这么想,但自己清楚,只是为了很俗的理由。不过,周围的人看来挺希望我变俗的,因为俗了,那才是正常的。

自BS

刚看到浩吧里关于各地开展YOONHOLOVE活动的照片。各地都好像使尽奇招把活动搞好,从照片上就看得出来真是花了心思的。当然,也是花了不少银子。本来我也是要去的,而且也答应帮忙做视频剪辑。明明时间很充裕,但我一直拖,拖到后来只能草草完成。真恨这样的自己。其实不是没有时间的,每天都想起要做,但一直都在弄我自己的事情,没抽时间去好好地看旧视频,那自然没法做出什么了。

后来因为活动当天要上班,而且连我一开始想的大不了就请假去的打算也破灭。也许,这种种不顺,只是源于我没有想要去尽力地做好它。

好像经常性地做一件事时想着别的事情,总是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完全把身心地投入进去。又或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总是有某种心态,就变得不那么努力了。

我要改的!!今年元宵的孔明灯我也许了要“一直保持努力的心”这样的愿望。那是因为我真希望我能为曾经想做而一直未做的事情好好地努力一把,而不是随便玩玩的态度。

今天已经开始了复习。我是真的想考好,已经对现在的不平等感到委屈了。如果这个世界真存在一些没做什么可是能拿到同等薪酬的人,我要成为里面的一员;如果这个世界承认亲戚朋友的关系也是自己能力的一部分,我才不要丢弃它!有时,觉得开始这样子想的我,大概已经变成了我自己都不认识的人了。但是,不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给自己创造条件,我就永远不可能做想做的。
| TOP | OLD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