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青空下....

我现在还是仙后. 我很庆幸我还能这么自由地喜欢他们.

« 2006年08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何谓经典影视之作?——兼谈《白线流》

*前注:是好多天前完成的,当时觉得没写完所以没发,可是过了几天,发现原来还有什么想写的都忘了,只好发了吧。

看完特别篇后,还是又翻《白线流》的本篇出来看。我发觉自己是个喜欢批判的人,别人拼命称赞并介绍看的作品我看时反而总是觉得他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当初看《白线流》的本篇就是这种情况。现在重看才发现当初自己错过了多少东西。

没什么印象的现在重看就像是看一个新作品并细品的感觉。这样一个过程里,逐渐发现作品给我的共鸣,逐渐发现无论是作品主人公还是作者的感染都让我产生某些想法。的确,《白线流》里的人的故事与现实太接近了,迷茫地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着的高中生的故事,虽然时代上有点差距,但那个心理探索的过程是每个那个阶段的人都必须经历的。可我似乎是觉得想多了也无济于事,早就将这个过程简略掉了,然后浑噩地过着。所以现在还是在那个状态中。我希望能从中让我找到非努力去改变现状不可的冲动。

我觉得假如一个作品只能让我产生诸如好人是好得莫明其妙坏人也坏得莫明其妙的想法,而没有看到更深层的比如坏人的坏是因为有某些事某些价值的缘故,某些人的某些举动是因为何事,那么,我绝对不会觉得那是什么好作品。我眼中的好作品如果没能让我产生感动,至少得是让我思考的。如果看完后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会想看第二次甚至第三第四次吗?虽然我也知道对待一个作品,人常常会以现阶段的主观思想去判断,人的想法又是一直在变化着的,这就会令评价有失偏驳。但我听说过,真正经典的作品是不会因时间而褪色的,它的价值是永远存在的。不同的人看时会产生不同的想法这是自然的,同一个人在不同年龄看也会产生不同的想法,并觉能从中受益,那么它就是真正的经典了吧。

涉总认为园子等人与他是不同世界的人,而工厂里的人也因为他在夜校就读而排斥他。他就像蝙蝠一样,不是鸟类也不是兽类,无论是哪边都认为它是异族分子。我是不知道在他监护他的叔叔那边受到怎样的歧视,至少他原来是可以像园子那样的。只要他接受一下背叛父亲的母亲的节济。因为他的倔强,他的生活与园子等人不太一样了。也许他认为接受接济就意味着一直陪着孤独的父亲直至他死去的自己背叛了父亲,那些接济对他来讲是种侮辱,所以不知不觉地认为,让轻视母亲的叔叔送自己上普通高中、让母亲支付上大学的费用,甚至是如母亲所愿去念大学,自己也算是背叛父亲,所以不管是接受叔叔或母亲的接济还是念大学,他都抵制。可是,他自己是知道的,他讨厌的并不是念大学,他如果想做与天文相关的工作是必须大学毕业的。他一直没想通并自暴自弃说不上大学只是赌气之举。

园子的班主任说,正是因为还无法决定什么才要上大学的,到时候可以慢慢想清楚想明白。像冬美那样知道自己目标并且知道自己的目标与上大学没什么关系,那么上大学自然成为浪费青春之举了。虽然老师这样说是有想提高学校升学率之嫌,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果什么都无法作出决定时,不上大学,等以后觉得有必要上了却已经错失了好的时机了,岂不是会后悔莫及吗?可是上大学了如果找到想做的,大可以不再上或是毕业后收起文凭做想做的也可以。除非是非得马上去做不可的事。

像我们那个年龄段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叛逆,父母讲的话我们总认为是种命令,总觉得没有道理,只为了他们自己的面子,只是大人们强加于我们身上的东西,如果照做,不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以后一定会后悔,所以常常与父母唱反调。可是,也许是因为年轻,可以不顾虑太多的东西,也想去多闯闯,所以才总想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但是到了现在,虽然觉得当初父母讲的那一套不全是有道理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的以他们的经验为我们想的,为的只是不想我们走歧路不想我们走太多的弯路。而我们也只有真的走了歧路弯路或在歧路弯路的路口处才发现原来父母当初是这样的用意。一代一代的人都为着后一代着想而以自己的经验来为后一代设计更为轻松的路,可是后一代永远得在用自己的脚亲自走过后才明白父母的用心。这不知道是人对未知的探索欲使然还是人对被控制本身的本能反抗。当然,明白父母用心是一回事,遵从父母意志是另一回事。明白后可以想法子双方协调好而不是盲目地遵从。否则就失去明白的意义了。

《白线流》特别篇里,园子上大学还有毕业后那几年都是在东京打拼的,可是父亲去世后,她回到故乡了。我觉得这其实是很应该的,虽然说人不能总思前顾后,否则会左右为难停滞不前,年轻时经历一下不同的东西才能真正成长,那是好的;可是如果年迈的父母孤身一人没有照应,自己是不能什么都不管不顾只为了自己能追求到想要的。有很多东西失去后才知道其珍贵,可是已经失去了,已经不可挽回了,后知后觉是没有意义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最近在想的是不是为了给自己遵从父母意志找借口,现在是真的不知道也想不明白,但假以时日应该会自明的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琐忆

到目前为止,虽然感觉不出来自己已经长大了,心智好像还是十几岁的小孩,可是身体却的的确确地长大了。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都这样的走过来了。

虽是在不知不觉中经历了一些岁月,心理上的变化自己没有怎么察觉出来,但周围已经变化了,变化了很多,以致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已经不再是小十几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了,要面对的事情也不允许自己还把自己当作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面对着不断变化的东西,那些没有变化的就会显得尤其珍贵。因为它们都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雨而不在变化中退出历史舞台,那种坚持不是人人能做到吧。西正路那家叫“云香”的小面馆,就是其中一例。小学时就有的店,到我大学毕业还在,而且是十年如一日。就是因为它的不变,我才特别喜欢,好像在它里面时度过的时间是停滞的,我还是以前那个我,并没有长大(可能我潜意识里是不想长大吧:))要是哪天来到西正路云香却不知所踪了,我一定会难过的,就像是当初发现小横巷里的那家烫粉店不知道什么时候易主一样。那家烫粉店是从我懂事以来就在那的,一直是一对老夫妇(其实不算很老,只是男的看上去比较苍老)经营着,不会整天都开店做,好像只做早市和午市(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早市是一定有的)。它好像是代表着我的童年记忆。长大后每次在那里吃,心里都有种很平和很有归属的感觉,也许是因为熟悉吧。大二时跟同学去过一次,它还在的,那时候很高兴,因为那对老夫妇还是跟当年一样。这种感觉总让人觉得时光没有流逝过一样。烫粉店易主后还在经营烫粉,种类比以前多了,也变得干净清爽了,却不想再过去了。不知道那对老夫妇是因为想享清福不再做留给儿子做还是转手给别人做了,又或者是老夫妇的其中一人不行了?无论如何还是宁愿是前者,我也希望他俩在辛劳了一辈子后能有个清静安祥的晚年。

其实我称赞云香的坚持不是单指它的生意长做不倒,而是指它一直坚持着只做云吞面这一项。这是烫粉店跟云香最相似的地方。在现在的社会中这是最难坚持的。谁都知道,现在的社会也许该叫做有点病态:专攻往往不如广攻,明明是专注地做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才能做得有深度有广度,可是现在处处都要求所谓的“全面”,不知这“全面”到底是看着有价值还是做起来有价值。这个社会真正需要得更多的是专才而不是全才或通才,就像金字塔一样,社会需要的全才和通才是在金字塔顶端统领所有专长的,需要的数量是少之又少,可是现在社会的价值取向价值倡导却让人产生这种对人才需求的错觉,认为全才通才赚的钱多,像过江之鲫般涌向金字塔的顶端,然后又被无情的现实给挤下来,最后都无所事事地活着,贡献的社会价值跟自己的需求完全不能平衡,索取比贡献多,这样的人生不能称之为有价值。

何况,云香不是没有能力去做大做广,听说是因为老板娘认为现在已经不错,再做大做广就太辛苦了。也许有人会笑她,但我觉得她的人生态度蛮不错的,知足者常乐。钱能多赚当然好,但是如果得辛苦好几倍,还不如少赚点却过得舒坦点。也许这是我这没什么野心的人的想法,不过不切实际只会让自己受累的野心也不见得有好处。

倒霉!?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今天下大雨了,因为台风之类的。这对要上学上班的人来讲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且,这两天在事务所又特别的昏昏欲睡没有精神。虽然是睡得少,但跟之前睡觉的时间没有太大的区别,却比之前明显更容易打瞌睡,是因为一直都在透支自己所以没什么事做时才会一直抵挡不了瞌睡虫的袭击吗?

如果上面这种小事不算是倒霉的话,下面讲的事绝对是倒霉了。去事务所用的摩托车被撬了。下着大雨,开摩托车回到家时绝对是至少有三分之二个人是湿的,但因为摩托车对妈的重要性,怎么样也得把车开回家而不能留在那种地方过夜。单是从事务所楼下过去停摩托车的地方,下半身已经全湿了,开摩托车锁时已经湿了三分之二。这湿身既然是不可避免的,也没什么好怨,坦然面对会比较开心。问题是,车钥匙根本插不进孔里面。试了好几分钟也没什么改变 ,我只好放弃。幸好湿的还是那三分之二而没有扩大到其他地方。只好改坐公车回去了,今晚还要再来一趟。可是这么一拖,时间已经有点晚了,要是不告诉妈一声她大概又会生气了,可是却意外地发现手机忘在办公室里。怎么这么多小不幸都在这个时刻聚起来了?妈一定是打过电话却没人接了。唉~~挨骂是省不了的了。听到我原来是将车放在那种无人看管的地方,原本打算让我明天再想办法的妈拼命催我快点吃完饭。到了那里,我的设想被证实了,真的是被撬过了,否则不会加了油钥匙也插不进去。妈生气地去找来了修理摩托车的人来撬锁。撬锁已经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如果不是锁后轮的那把额外的锁,车已经被偷了!因为那把锁的鞠躬尽瘁,车没事,可是锁却已经回天乏力了。这算是倒霉吧,可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现在想想也许不是什么特别倒霉的事,但好久没像今天这样发生这么多不顺的事了。真不知道是之前幸福还是现在不幸。

写完这些废话才发觉这一天只不过是“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里剩下的那“一、二”,根本不算是什么不如意之事。写文后总能自己想开,也是写文的好处之一啊。

[转百度吧]《白线流》简介

有些日子,虽然已经过去,但是仍在记忆之中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那些日子以来-白线流「白线流し」CX(1996.1.1-3.21)
      
脚本:信本敬子/原田裕树
演出:木村达昭/岩本仁志/本间欧彦
制作:本间欧彦/关本广文
演员:长濑智也 酒井美纪 京野琴美 柏原崇 马渊英里何 中村龙不游井亮子 山本圭 平泉成 余贵美子 今井雅之 加藤贵子
音乐:岩代太郎
主题曲:スピッツ「空も飞べるはず」Spitz「天空应该也能飞」

《那些日子以来》就是《白线流》,为何取名《白线流》?因为剧中的那所松本北高校有一项传统,就是毕业班的同学,都会将自己的手帕或制服领巾牵绑在一起,形成一条线,然後扔进河里随波流去,藉以象徵友谊长存的深厚情感。这部戏是1996年富士电视台的作品,而且早在1996年就由TVBS抢先国内首播,当年即造成相当的轰动,也因此奠定日剧迷心中无可动摇的地位。



据说将领巾、领带绑在一起做成白线流,大家的友谊就可以长存。那么,请大家好好记住这青春的一刻吧。……白线顺着水流飘远,就象不曾回头的年华……




五个特别篇继续他们的故事——
白线流19岁的春天 白线流し 19の春    TBS(1997.8.8)



白线流20岁的风 白线流し 二十歳の风   TBS(1999.1.15)



白线流旅行之诗「白线流し 旅立ちの诗   TBS(2001.10.26)



白线流25岁 白线流し~二十五歳     TBS(2003.9.6)



白线流-做梦的日子已过去 白线流し-梦见る顷を过ぎても  TBS(2005.10.7)



也许因为自己也快要步入社会,对于这种思考前途思考未来的题材还是比较有好感D。

《白线流》总让人思考

对《白线流》本身还有点印象,所以虽然下了,还没有重温的冲动,所以只看了那几个特典。也许现在就算看也还是没感觉的,因为已经过去了,看也只是让人联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那段青春而已。(但也极可能因为剧情跟自身的差异而不会产生共鸣)

最有感觉的还算是23、25岁那两段,可能正是因为自己也差不多到了那个年龄阶段,所以想法有些共鸣。

其实难怪勤当初会对这部剧这么有印象的,因为我觉得她的确有很多想法很像园子。我当时之所以没有那么多感触是因为感觉剧里的人的情感过于理想化了那个想的过程。自己当时根本没有什么想的时间和空间,就让那段本应好好思考自己未来的日子就此溜走。不过,其实园子的想法我不是没有尝试过,只是自己轻易地让那种想法一闪而过而不愿意因为想太多却一直没有结论而郁闷。不过,每当到了一个转折阶段,完全不想只是随波逐流,最终只会让自己后悔而已。

相似的想法有:

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所以感觉是没有梦想没有感觉地浑噩地活着,所以对那种一直钟情于某件事一直坚持去完成某件事的人都会很欣赏。正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到所以对做得到的人总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常常会出现想跟对方一样甚至成为对方的想法。这样的想法会让人形成一种努力的冲劲吧。

努力地去做自己原来喜欢的事情,可是由于努力过度,反而开始对自己的这一种“喜欢”的想法产生怀疑,觉得自己也许并没有自己原来以为的那样喜欢而只是一般的不讨厌而已。花了很多时间在上面,可是后来又觉得浪费时间了。就像是走到半山腰开始觉得累时,怀疑起自己那么辛苦上山来,会不会到山顶才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美景可言,或是还未上到山顶自己就觉得这么辛苦地上山来没有意义。也许怀疑,也许停滞,但只要坚持下去又或者换换目标,只要不放弃往前走,总会有所收获的。

现实社会的价值观和个人价值观常常会冲突,委从于社会价值观就会迷失自我;过分主张个人价值观会使自己难容于现实社会。在现实中表现得不卑不亢真不是易事。

曾经那么喜欢甚至发誓非它不做的事情,常会因为现实的残酷和无奈而不得不妥协退让,可是一旦妥协退让得过多,就会变成非自己所愿了,那时是应该坚持并停滞,还是应该妥协迁就并缓慢前行?还是应该暂搁下喜欢的事去先做好经济和心理上的准备?没有答案!人生也许正是为了找到这些答案才开始的。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