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下....

我现在还是仙后. 我很庆幸我还能这么自由地喜欢他们.

« 2018年07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琐忆

到目前为止,虽然感觉不出来自己已经长大了,心智好像还是十几岁的小孩,可是身体却的的确确地长大了。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都这样的走过来了。

虽是在不知不觉中经历了一些岁月,心理上的变化自己没有怎么察觉出来,但周围已经变化了,变化了很多,以致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已经不再是小十几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了,要面对的事情也不允许自己还把自己当作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面对着不断变化的东西,那些没有变化的就会显得尤其珍贵。因为它们都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雨而不在变化中退出历史舞台,那种坚持不是人人能做到吧。西正路那家叫“云香”的小面馆,就是其中一例。小学时就有的店,到我大学毕业还在,而且是十年如一日。就是因为它的不变,我才特别喜欢,好像在它里面时度过的时间是停滞的,我还是以前那个我,并没有长大(可能我潜意识里是不想长大吧:))要是哪天来到西正路云香却不知所踪了,我一定会难过的,就像是当初发现小横巷里的那家烫粉店不知道什么时候易主一样。那家烫粉店是从我懂事以来就在那的,一直是一对老夫妇(其实不算很老,只是男的看上去比较苍老)经营着,不会整天都开店做,好像只做早市和午市(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早市是一定有的)。它好像是代表着我的童年记忆。长大后每次在那里吃,心里都有种很平和很有归属的感觉,也许是因为熟悉吧。大二时跟同学去过一次,它还在的,那时候很高兴,因为那对老夫妇还是跟当年一样。这种感觉总让人觉得时光没有流逝过一样。烫粉店易主后还在经营烫粉,种类比以前多了,也变得干净清爽了,却不想再过去了。不知道那对老夫妇是因为想享清福不再做留给儿子做还是转手给别人做了,又或者是老夫妇的其中一人不行了?无论如何还是宁愿是前者,我也希望他俩在辛劳了一辈子后能有个清静安祥的晚年。

其实我称赞云香的坚持不是单指它的生意长做不倒,而是指它一直坚持着只做云吞面这一项。这是烫粉店跟云香最相似的地方。在现在的社会中这是最难坚持的。谁都知道,现在的社会也许该叫做有点病态:专攻往往不如广攻,明明是专注地做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才能做得有深度有广度,可是现在处处都要求所谓的“全面”,不知这“全面”到底是看着有价值还是做起来有价值。这个社会真正需要得更多的是专才而不是全才或通才,就像金字塔一样,社会需要的全才和通才是在金字塔顶端统领所有专长的,需要的数量是少之又少,可是现在社会的价值取向价值倡导却让人产生这种对人才需求的错觉,认为全才通才赚的钱多,像过江之鲫般涌向金字塔的顶端,然后又被无情的现实给挤下来,最后都无所事事地活着,贡献的社会价值跟自己的需求完全不能平衡,索取比贡献多,这样的人生不能称之为有价值。

何况,云香不是没有能力去做大做广,听说是因为老板娘认为现在已经不错,再做大做广就太辛苦了。也许有人会笑她,但我觉得她的人生态度蛮不错的,知足者常乐。钱能多赚当然好,但是如果得辛苦好几倍,还不如少赚点却过得舒坦点。也许这是我这没什么野心的人的想法,不过不切实际只会让自己受累的野心也不见得有好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